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二章 感动自己的剧本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文艺想不明白,楼尚和第五夏,是怎么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的。

    她更想不明白,向来说一不二,虽清冷亦磊落的第五夏,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件事情上骗他。

    “对不起,是我用了不恰当的称谓,我下次就只称呼夏夏。或者……第五夏小姐。”楼尚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却没有意识到文艺生气的真正原因。

    在还没有人知道他和第五夏真是关系的前提之下,使用这么亲密的称呼,确实不像一个“清修”多年的酿酒人,会说的话。

    “如果对不起有用,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大卸八块,再对着你的每一块尸体说声对不起?”

    文艺余气未消,楼尚的道歉,无疑是撞在了枪口上。

    无差别,见谁怼谁,就算是自己喜欢的男生,也一样不会放过。

    血腥暴力的场面描述,让现场的尴尬程度直接飙升。

    “过两天。”第五夏的三字诀,只有文艺可以理解的那一种。

    “过两天?现在都解释不清楚的事情,过两天就能解释了?”撒娇妖姬的大哥之心,可不是用来受委屈的。

    “艺艺,不可以这样发脾气,你去房间休息一下,这边交给哥哥处理,好不好?”文学出声,遏制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文艺的脾气一上来,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是什么都可以让着她。

    可现在又不仅仅只有文学一个人在现场。

    文艺见谁怼谁的架势,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文艺非常听话地走了。

    不是真的听话,而是迫于无奈的那一种。

    文·大哥·艺的内心深处,是根本就不想给任何人名字的。

    奈何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生气,讲究的是一个气势,如果气还没有生完,眼泪不打一声招呼就直接决堤。

    再待下去,肯定明显到连墨镜都无法阻挡的程度。

    那也真是有够丢人的。

    楼尚张了张嘴想再解释一下,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话,是能够用来解释的。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他确确实实做了希望通过称谓,拉近自己和第五夏之间距离的事情。

    已然发生的事情,再多的辩解都毫无意义。

    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的楼尚,自认处理问题的能力,和文学还有很大的差距。

    既然国民绅士说他要处理,想来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楼尚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就干脆选择慢慢走回自己的客房。

    作为现场唯一的伤员,理应回去休息。

    楼尚当然不希望让任何人不高兴,但这里面也分亲疏远近。

    比起文艺对“我们夏夏”这四个字的介意,楼尚更担心楼夏会不会有同等程度的介意。

    喜欢吃炸香蕉花生酱三明治,是楼尚找到的,第一个,可以把现在的第五夏和小时候的楼夏联系在一起的共同点。

    因为太高兴,以至于忘乎所以到使用过度亲昵的称谓。

    楼尚特别不希望因此招惹来第五夏的反感。

    本就尴尬的场面,因为只剩下了文学和第五夏,变得更加尴尬。

    “艺艺她就是小孩子脾气。听风就是雨的。夏夏和楼尚大师,肯定没关系的,是吧?”文艺不好意思或者说是不敢问的问题,文学直接开口就问了。

    第五夏抬头看向文学。

    意外有之。

    审视有之。

    文学要帮文艺要一个确定的答案是没有错,但这么直接的一个问题,实在是算不得有多么的绅士。

    第五夏意外的不是这个问题的绅士与否,而是忽然变得比之前见面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真诚。

    相比于无时无刻的微笑和绅士,此时的文学才是第五夏更愿意相处的模样。

    第五夏不想对一个真诚的人撒谎,片刻的犹豫过后,回答文学:“有关系。”

    这是第五夏现在能给的答案的极限。

    文学原本是认定了第五夏会给他否定的答案的。

    并不是说他有多么地相信第五夏的人品,毕竟接触的时间并不算很多。

    但文学对不食人间烟火的楼尚大师,还是有足够的认知的。

    楼尚不是一个容易动感情的人。

    第五夏看起来,也不是像属于,对“被甩哥”蓄谋已久并且虎视眈眈的求甩联盟成员。

    不论是楼尚大师还是第五夏,都不是拥有炙热的情感的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轰轰烈烈的人。

    不可能像文艺那样,一天到晚咋咋呼呼的。

    第五夏的答案,给文学原本坚定的信念,带来了很大的打击。

    出乎意料,无以言表。

    文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直接地问出这样的问题,可他就是问了。

    文学的神色有些黯然:“我一直以为,你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说出口的这句话,有点像是喃喃自语。

    第五夏不解:“不一样?”

    或许是因为不熟悉。

    或许是因为中文能力还比较有限。

    第五夏完全没听出来文学的话外之音。

    文学又愣了一下,他刚刚明明是在自己心里面对第五夏感到失望,怎么就直接说出口了。

    腹诽是一回事,直接说出口,就变成了另外一回事。

    这样一来,就没有办法保持微笑,装作没有听到第五夏答案的样子。

    永远微笑的国民绅士,虽有犹豫,却再一次真实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从小到大,有太多的人接近文艺,都是为了认识她身边的人。我一直都以为,你和那些女生是不一样的,却原来,只是藏得比较好而已。”

    纳尼~妈咪~呼哩~Excuse me!

    如果不是早就丢失了表情包的功能,第五夏的表情肯定早早地变成了ヾ(≧O≦)〃~。

    什么叫接近文艺的女生,只是为了认识文艺身边的人?

    什么叫只是藏得比较好而已?

    这都什么和什么?

    第五夏会的事情有很多,唯独不知道什么叫藏。

    她一向活得肆意,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好人,更从来都不介意别人觉得她坏。

    身为一个自己都觉得是坏人的人,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原本还以为,撕下微笑面具的文学,会因为真实,而值得结交,结果竟然是恰恰相反的。

    第五夏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