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三章 举着刀,追着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来得比普罗大众更丰富一些。

    从蔫了到枯萎,帅戈只花了一秒钟的时间。

    “给你做。”第五夏并没有按照人设,直接忽略帅戈的需求。

    “啊?嘿!夏妹妹够意思!”帅戈一脸嘚瑟地看着楼尚,故意伸出兰花指,以一个胖子最妖娆的方式,把楼尚拉着他衣袖的手给挪开了:“我就问,我们夏妹妹是不是很够意思?”

    “够,很够。”楼尚老老实实的回答。

    不多时,第五夏就给帅戈做好了一锅排骨百合小米粥。

    专属一人。二十七寸。珐琅铸铁锅。

    “苍天啊,大地啊,此生能得夏妹妹的一锅粥,可真是三四五六七八生都有幸啊。”帅戈前一秒夸张完,下一秒就正经到不行:“本帅明天有个约好的酒厂直播,你丫是今天和本帅一起回去,还是后天和文总他们一起?”

    “……”

    “咋啦?哑巴啦?”有帅戈在的地方,冷场是不可能冷场的。

    “文总和文化大使,刚刚已经走了。”楼尚只能出声更新帅戈的信息系统。

    “不能够啊,你丫骗三岁小孩呢,本帅又没有喝断片,我俩昨天晚上才敲定了回程的机票。”

    “要不然,你打个电话问问?”楼尚看得出来,楼夏并不想让文艺就这么走了。

    “打就打,看到没,通了。”帅戈依言。

    只是打通一个电话,帅戈就骄傲地好像学会了飞翔。

    嘚瑟到直接开免提。

    然后,他的电话,在响了两声之后,就被挂断了。

    放弃,帅戈是不可能放弃的。

    再打,再通。

    响铃一声。

    紧接着,有声音提示:“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摆明是被加进了黑名单。

    帅戈用同样的提示音,拉黑过孟千寻。

    堂堂第一脱口秀主播,几时有过这么丢脸的时刻?

    好好的中国人,怎么能丢脸丢到艾莱岛?

    “文学这是长本事了?有种以后都别出现在本帅面前。看本帅不压死他丫的。”帅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的那一种。

    “估计也不是文学亲自操作的。你等回去了再找机会和找他聊一聊就好了。”

    “咋地啦?是不是有什么本帅不知道的八卦?”胖戈吨闻到了八卦的气息。

    “没有。”楼尚脸不红心不跳地予以了否认。

    “不可能,看你丫的心情,明显就不是没有八卦的样子。”帅戈坚定了自己的八卦雷达。

    “你几时看到我和八卦扯上关系了?”楼尚反问。

    “被甩哥可不就是为八卦而生的?没有本帅写的八卦会有你被甩哥,没有被甩哥会有求帅联盟?你丫不是几时和八卦有联系,你丫就是八卦本尊,好伐啦。”

    “你长得帅,你说的对!”楼尚用了足以消灭帅戈一切怨气的“必杀技”。

    “本帅从宿舍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崽子,终于重大了,帅心甚慰。”帅戈是属于那种没有阳光都能灿烂的。

    在阳光普照的状态下,怎一个泛滥了得。

    楼尚有点想笑。

    又觉得现在不太适合。

    毕竟,他才刚刚亲历了举刀追车的闺蜜决裂现场。

    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笑的时刻。

    可楼尚就是想忍也忍不住,还好巧不巧地让第五夏看到了。

    楼尚很是有种做了坏事被抓个正着的感觉。

    “笑。好看。”

    从来都不会笑的第五夏,最喜欢看别人笑。

    尤其是好看的笑容。

    她最开始,就是被文艺没有杂质的灿烂笑容给收归了的。

    楼尚的笑容也很纯净。

    却是和文艺完全不同的类型。

    文艺是被保护得很好,永远徜徉在阳光里的笑。

    今天亲自主演的,足以感动自己的剧本,大概就是文艺到目前为止,经历过的,最大的挫折。

    楼尚的笑,不是天生的灿烂,而是经历过风雨的出淤泥而不染。

    楼尚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第五夏是在夸他。

    等到他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想要回应。

    却被以风卷残云的架势吃完一整锅排骨百合小米粥的帅戈,给抢了一个先:“我们被甩哥的笑,确实是没有那么难看,也就比本帅差了20万粉丝的距离。”

    有很多人,都会有点天生的自恋。

    但像帅戈这样,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拥有“绝对自恋”的,怎么都是凤毛麟角。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每天都要叹息一遍“为什么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还要帅”的胖戈吨本尊,就再也没有能够打击到帅戈颜值的存在了。

    一个五大三粗,腰围出众。却穿了西装,戴了白手套的男人,过来敲门。

    帅戈请了好几天,却一次都没有“派上用场”的司机,终于迎来了“粉墨登场”的时刻。

    “这就走?”楼尚听到帅戈和司机的对话,不免有些意外。

    “是的呀,本帅哪有你丫好命?你丫就会点酿酒,就可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本帅还得赶今儿个唯一的一个行李直达的航班到上海。”

    帅戈说到这儿,才想起来,他要是走了,楼尚可不就落单了:“你丫行李都在这儿吧?”

    他和楼尚的机票不是同一时间买的,也不知道楼尚原本准备哪天回去的。

    帅戈和文学,昨天大半夜商量回程机票的时候,楼·伤员·尚已经睡了。

    “就一个?”这是来自第五夏的三字诀。

    “呃,是的呢!厨艺出众人长得又美的夏妹妹,本帅就这么走了,你肯定舍不得。帅哥哥要是赶不上这一趟只需要中转两次的航班,其他都得至少三次,还是不同航空公司,行李不能直达,还不得把本帅给累够呛?光累也就算了,能留下来多吃夏妹妹的一顿饭,也是极好的,但可是,可但是,放明天约好直播的酒厂鸽子,完全不符合本帅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伟岸信用。”

    帅戈极少赞美一个人。

    见谁都是一通怼。

    唯独对第五夏,态度好得和个暖男似的。

    “我送你。”第五夏拖了围裙,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三字诀一出,才是真正的驷马难追。

    “啊?嘿!要送我嘿?夏妹妹莫不是也和孟千寻一样,深深折服在本帅滔天的颜值之中,无法自拔?”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