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圣者番外——龙裔(英格威与埃戴尔那的故事)(4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嗝儿。”埃戴尔那在英格威递来一只烤胖鸟的时候打了个嗝,英格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你之前有吃了什么吗?”他问。

    “吃了两条巨龙。”埃戴尔那说:“一条白龙,一条银龙。”他认真地看着那串烤鸟:“也许是白龙不够新鲜,所以有点肠胃不适。”

    “别这么说,”英格威冷酷地说,“那位女士突然离开难道不正如了你的意吗?”

    “也有可能那位女士有了新的想法。”阿索罗说:“谁都知道她们总是很容易冲动的。”

    依文叹气,他真担心他们没法在十二天里找到霜白然后离开这里。

    一语成谶。

    在发觉黑沉沉的天幕取代了银灰色的穹庐时,依文已经不再想要说些什么了,他们站在山峰上就能看到永夜海正在咆哮与翻滚,风雪终日不休,他们在一只巨龙仓促留下后的洞穴里栖身,洞穴里还有着一些残留的断金碎币,但就算是阿索罗也懒得去捡拾了,他们的次元袋都装的满满的,只等着回到内陆就能痛痛快快地享受一番——但随着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他们的情绪明显地焦躁不安起来,牙齿也开始松动,牙龈出血,依文是阿拉提力特人,知道这是因为缺乏日照和蔬菜的关系,就请埃戴尔那与英格威设法给他们弄来一些牡蛎,在生吞了新鲜的牡蛎之后人类的情绪就平静了一些,他们开始用赌博来消磨时间,也有些时候,他们会避开精灵与阿拉提力特人,在风雪短暂平息的时候去虐杀海鸟或是鱼。

    英格威或许知道,因为他看埃戴尔那的神情变得愈发严厉,只是这么一看,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埃戴尔那,”他问:“你......是不是有点......胖了?”

    在长夜的折磨下,就算有充足的肉食供应,他们还是免不得瘦了下去,精灵只能说有生命之神安格瑞斯的庇护,每天只要一点食物就能生存,而其他人,除了依文,还有身为兽人的赤牙——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以肉类的主的饮食,阿索罗、埃贝的颧骨都高高地凸了出来,双颊凹陷,肤色发黄,伸出来的手指发黑。

    埃戴尔那还是那么神气活现倒也不奇怪,问题是他确实胖了,不但胖了,他的眼睛也变得更为明亮,在光线昏暗的地方看过来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对闪闪发亮的祖母绿,他听到英格威这么说,就捏了捏自己的腰身:“也许最近是吃的太多了。”他仿佛自言自语般地说道。

    但英格威一点也不记得埃戴尔那有吃过多少东西,应该说,自从来到了这里,埃戴尔那的胃口就几乎缩小到和他一样的程度,如果是在内陆,英格威准会以为这家伙偷跑出去吃东西了,但在这里......“你待会儿和我一起去拔点海草回来。”精灵严厉地说,毕竟这些人被困在这里完全都是埃戴尔那的错。

    要从他们的临时住所跋涉到海边又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而英格威不带上埃戴尔那之外的人也是因为除了埃戴尔那,其他人只怕都无法抵御得了风雪带来的寒冷,另外也有惩罚埃戴尔那的意思——只是他们在风雪中艰难前行的时候,为了保持体温,英格威将手臂放在埃戴尔那的腰上,说真的,那些软乎乎的小肉是怎么长出来的?他真担心埃戴尔那回去之后,所有的衣服都要重做。

    “你在发笑,”埃戴尔那说:“你看到了什么?”上次英格威发笑还是因为看到了一只极地狐狸在捕猎,因为雪层太厚,所以这种狐狸在捕猎的时候要跳得很高,然后从空中跃下,整个身体倒立过来插入雪堆里,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有趣极了。

    “你的腰。”英格威毫不客气地说:“我在想你现在再变成希尔薇,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爱慕者了。”

    “只粗了一点点。”埃戴尔那说。

    “那么就是我的手臂突然缩短了。”精灵讽刺道。

    “那也没什么。”埃戴尔那说:“你又不是为了希尔薇而来的。”

    精灵没说话。

    直到他们撬开冰层,潜入水中,将一大捆海草从黑沉沉的水里***之后,英格威才突然问道:“你后悔吗?”

    “要看为了什么?”埃戴尔那说,一边擦着脸上的水。

    “等我离开你以后,”英格威说:“你就不能这么任性了,你又不是众龙之神。而且就算是那位,一样有人阳奉阴违——如果你与法崙的皇帝能够达成一个平衡,那么就为自己选择一个职业,一个目标与一个未来吧。”

    “听起来真不错,”埃戴尔那笑着说:“但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因为你做的一些事情让我无法接受。”英格威说。

    “我会改。”

    “我不信,”英格威温和地说:“很多时候你让本能占据你的思想,而你很清楚,只要你愿意克制,愿意收敛,你的情况就不会那么糟糕,就算不是希尔薇,而是埃戴尔那,一样会有人喜欢你的。”

    “譬如你。”

    “譬如我,”英格威说:“但你不能就此来勒索我。”

    “你一定要离开我吗?”

    “嗯。”英格威说:“你之前做的事情让我很生气,所以我也要改变原先的主意了,如果我们在永夜之后还是没能找到霜白,我就要带着他们离开这里。”

    “我呢?”

    “你继续找。”

    “太残酷了。”

    “你差点害死了他们。而且如果没有我,你会直接杀了他们。”

    “所以说,若你身上有什么我不喜欢的,就是这个,”埃戴尔那说:“我只有你,而你有很多。”

    “无论他们为何而来,他们都是我们的同伴,你可以不承认,但我必须承认。”

    “他们都是坏人。”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