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圣者番外——龙裔(英格威与埃戴尔那的故事)(44)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翡翠林岛被彻底地封锁了。

    这座岛屿之外,潮水翻滚,从海面直达云层,犹如高墙,海水中暗流涌动,强劲得可以将一头巨鲸撕裂,风声尖啸,永远找不到规律与秩序,在暗沉的雾气中,漂动着无法计数的雷球,在精灵的迷锁中,微小的死魔法区或是混乱魔法区时隐时现,没有一个法师可以通过传送法术或是卷轴到达林岛附近。

    西玛丽尔虽然失落在外,但英格威已经抹掉了林岛的锚点,玫利安认为自己的孩子不会在这样重要的事情说谎,所以它也很快被林岛之王抛在了脑后。

    ——————

    半兽人战士赤牙走进营帐里,他现在已经是银龙之子的将军,有着无数曾经轻蔑他的龙裔或是法师俯首听命,对于他继承于黑龙的那部分,他感到愉快,但继承于兽人的这部分,却总是令他毛骨悚然——有许多人质疑过他如何能够获得埃戴尔那的信任,但无底深渊在下,只有赤牙知道这个人从未信任过任何人,不,或许有一个,这正是那一位的不幸,因为埃戴尔那是个再贪婪也没有过的龙裔,他付出一,就要得到一百,或是一万。

    而他也只是这一万中的一个罢了。

    在离开极北之地后,英格威带着他、阿索罗还有埃贝一起向埃戴尔那平静地告了别,那时候赤牙精神紧绷了好几天,因为他总觉得埃戴尔那不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但之后过了好几年,他都没有遇到任何可能来自于这位危险的银龙之子的“意外”,在听说埃戴尔那也已经成为了反法崙皇帝最尖锐的一股势力之后,赤牙终于放下心来,发自内心地说,埃戴尔那若是要追求权势,可要比追求别的什么安全多了。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想着是不是该去给英格威搭把手的时候——听说他正在帮着无辜的人们迁移到一列荒凉但平静的岛屿上去,一支有翼蜥蜴骑兵队伍就找到了他,并且把他带到了埃戴尔那的面前,然后他在这里还看到了已经堕落的埃贝,据说已经成为盗贼公会的头目但还是被交易到这里来的阿索罗。

    他们不是愿意向埃戴尔那臣服中的人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但埃戴尔那还是不吝任何赐予,他们很快就变成了其他人的眼中钉和肉中刺,但多赤牙真想说他们才不是埃戴尔那的亲信,只是他的纪念品罢了!

    不过比起埃贝和阿索罗,赤牙还真是幸运的,因为埃贝曾经为了希尔薇而几乎堕落,但在发现希尔薇事实上与他同一性别的时候,这个可怜的罗萨达牧师就彻底地枯萎了,在见到他的时候赤牙和阿索罗都很惊讶,因为他们都在之后遇到过几次埃贝——他从箭矢之峰这个伤心地搬到了碧岬堤堡,在碧岬堤堡的罗萨达圣所里,虽然可以说是一个外来者,但罗萨达给予他的荣光并不比其他人少——最后一次见埃贝的时候,据说他已经即将被拔擢为主任牧师,但......埃贝倒是很平静,虽然他是因为埃戴尔那的诡计而堕落的,但堕落了就是堕落了,他对罗萨达的心并不坚定,若是真的成为了罗萨达的主任牧师,也许他自己也会感到羞愧的。

    对此阿索罗与赤牙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也许是为了安慰埃贝这个难兄难弟,阿索罗就着蜂蜜酒,和他说了自己的公会是如何被摧毁的,另一股属于其他势力的盗贼公会收买了他的法师,然后潜入了他的巢穴,他的下属就像是被堵在洞里的老鼠那样一个一个地被提出来杀死,他以为自己也会死,但只被好好地关了两天就被送到了埃戴尔那这里。

    他们三人之中,境地最危险和最艰难的莫过于埃贝,因为他虽然是罗萨达的堕落牧师,但始终不愿意信奉其他的神祗,这让他变得虚弱无能,埃戴尔那将他们犹如纪念品一般地收敛到自己麾下,给予他们权力,却不会给予他们庇护——阿索罗与赤牙一来就发觉了,所以他们即便恼恨于埃戴尔那的妄为,也必须为他尽心竭力,不然的话,他们的位置一旦被人取代,那么等着他们的就只有凌辱与死亡。

    埃贝现在可以说,完全依仗着埃戴尔那的喜怒无常留给下属们的阴影而活着,他们还不知道埃戴尔那为什么要特意找到他们,使用他们,但一旦他们明白了......

    “这样不行,”赤牙说:“你要选择一个神祗,去信仰他,去向他谋取力量。”

    ”我不知道该选择谁。”埃贝说:“我从七岁起就做好了成为罗萨达追随者的准备。”阿索罗听了,叹了口气后耸了耸肩,埃贝和他,还有赤牙不一样,他是贵胄之后,父母祖辈都是罗萨达的信徒,也许在遇到希尔薇之前,埃贝最大的苦恼就是皮肤不够白皙,手指不够纤细,身躯不够挺拔——他的内心是脆弱的,也难怪一直游走在堕落边缘。

    如今更是彻底地堕落了。

    埃贝那张空白的脸给了赤牙一个无比深刻的记忆,但无论这样深刻,一旦进了埃戴尔那的营帐,就全都飞到了九霄云外。

    在营帐里,埃戴尔那真正的臂膀,一位恶神的牧师,一个崇拜恶魔、黑暗与邪恶的施法者,正坐在银龙之子的身侧——他总是身着黑色长袍,袍子的边角绣着精美的银色花纹,它们时常蠕蠕而动,有时候赤牙觉得它们像是一个词语,但有时候又像是一种生物,他是牧师,但腰间没有悬挂着钉头锤,而是挂着佩剑,他信奉着谁?赤牙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向埃戴尔那与那位大人行了礼,回报了之前的情况。

    法崙的第二个皇帝,也就是银龙的长子,曾不惜一切地剿杀过埃戴尔那,但出于私心,他没有告诉别人这其中的真实原因,他的弟妹与子女都只是他的武器与工具,仅此而已,但这样的行为无疑动摇了他原本就不那么牢固的宝座,一些人遵照皇帝的旨意去追索埃戴尔那的下落,而另外一些人——主要是那些对皇帝承诺赐予成功者的封地虎视眈眈的那些人,那些强大的银龙后裔,却认为他们完全可以选择第二条路,也就是成为第三个法崙皇帝,而不是摇尾吠叫,从所谓的主人手里抢夺一块啃过的骨头。

    他们在埃戴尔那还在极北之地的时候就掀起了叛乱和暴动,一时间,诺大的帝国烽火处处,这正是埃戴尔那需要的,他对英格威说的话并不都是假话,除了一点点重要的修饰——譬如说,银龙霜白不会是他的庇护者,他从来不需要庇护者,他只需要一个象征和一个服从的下属——赤牙不意外他最终说服了霜白。

    法崙的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