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8 异教徒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好在吴成走了没多远,就发现一条大路。他对这边的地理不熟,所以干脆等在路边,希望能遇到行人问一下路。

    没等多久,有一辆马车驶来,吴成连忙拦下马车向赶车人问路。

    赶车的说,这条大路通往附近的胡夫庄园。胡夫庄园的主人胡夫是个大地主,拥有大片果园和农田。

    胡夫庄园里自然也是有马的。

    菲尔斯的记忆里有这么一号人物,吴成问明车夫的目的地就是胡夫庄园,便请他捎自己同去。

    路上车夫和吴成聊天,得知吴成是铁石镇的执事后,说胡夫庄园的主人胡夫老爷似乎不欢迎教务人员到他的庄园去。

    吴成问为什么。

    车夫说,自从胡夫的女儿死后,胡夫性情大变,对雇佣的农民和果农苛刻了许多,也是从那时起对教务人员极不欢迎。

    吴成这才想起来,这个胡夫好像是个异教徒。吴成翻阅菲尔斯的笔记本时,里面记有一笔,只是当时自己在寻找晋升任务的线索没太注意。

    异教徒可是稀罕得很,整个人间的异教徒屈指可数。

    这些人不会明目张胆地宣称自己不信奉天堂庇护所,但他们也不会参加任何布道活动,不会对教务人员展现出应有的尊敬。

    所谓“世人必有所信”,这句话出自第一座神学院的创建者圣博朗。他主张人一定是有信仰的,不信奉天堂庇护所,那必定是信奉异端。

    当然,在人间没人会公开说自己信奉地狱中的魔神。

    理论上任何一个人出生后的一年内,都会进行洗礼,然后请当地的教务人员登记入册。

    但就是有一些人,他们的名字从没出现在任何一座布道堂的教徒册里。

    这类人便是异教徒了。

    红堡地区最有名的一位异教徒便是胡夫。

    如果能将一位异教徒重新感召成为庇护所的信徒,应该是一件莫大的功绩。

    奇怪的是,吴成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先例。

    异教徒们的名字只会在教务系统里流传,对外没有教务人员会承认异教徒的存在,这也是天堂庇护所最基本的几条守则之一。

    吴成不想去面对一位异教徒,于是赶快和车夫商量,让他把马车转让给自己。

    吴成愿意出一枚金币买下这辆车。

    这是一辆普通的农家用车,两个车轮一块平板,拉车的老马也已经岁数不小。说实话,放到集市上卖三个银币都不会有人要,但吴成出价一个金币着实吓了车夫一跳。

    “您说真的?”车夫拉停了马车。

    “当然是真的。”吴成掏出一枚金币放在手心上,“你要答应,这金币就是你的了。”

    车夫老实巴交当了快三十年的农民,还从没摸过一枚金币,看到近在眼前的金币,居然不太敢伸手。

    “你的了。”吴成拉起车夫的手把金币拍在他的手掌上,“车归我。”

    “啊!”车夫赶忙捏住金币,生怕它跑了一样,“车归您,车归您。”

    虽然买下了车,但吴成不会赶车,所以继续坐在车上请车夫教,顺便把车上的农具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