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章 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夏不是听不出来,文艺话里话外求解释的意味。

    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对彼此都已经足够了解。

    可她要怎么解释自己和楼尚的关系呢?

    第五夏还没有想好要以什么样的方式和楼尚相处。

    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要怎么说给文艺听?

    第五夏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和人谈论自己身世的人,哪怕那个人是文艺。

    尽管第五夏可以给自己找到借口,楼尚是因为她受的伤,理应由她来照顾。

    可一天之前,一模一样的情况,她明明斩钉截铁地认为,自己只有负担医药费的责任。

    如此这般突如其来的转变,也难怪文艺会各种明示暗示、话里有话。

    在第五夏自己都没有来得及发现的时候,她对楼尚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

    两个什么都可以分享的闺蜜,最不能分享的,就是同一个男人。

    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要么有一方主动退出,要么就是两人的决裂。

    第二锅海鲜龙须面,很快就做好了,第五夏和上次一样,整锅端到了餐桌。

    文学很配合地拿了三副碗筷。

    他原本连锅都想一起负责的,但动作没有第五夏快。

    刚刚从炉灶上面下来的锅,也绝对不是一个适合“抢”的物种。

    第五夏越是没有表示,文艺的心,就越是悬着。

    旁敲侧击不行,就干脆单刀直入。

    “啊夏夏,你是不是喜欢楼尚大师?”文艺不是那种会藏着掖着的性格。

    第五夏抬头,很是有些疑惑地看着文艺。

    这问的是什么问题。

    文艺早早就宣告了对楼尚的“主权”,还把她骗回国考察过,怎么一转眼就问她这样的问题。

    第五夏想了想,给了一个她认为最合理的答案:“你喜欢。”

    第五夏以为的合理,到了文艺这儿,就变成了避重就轻。

    “艺艺当然是喜欢啊,艺艺从来也没有藏着掖着不是吗?夏夏你要是也喜欢,你也可以直接告诉艺艺,到时候看看楼尚大师喜欢谁咯,艺艺可是什么都可以和夏夏分享的。”

    文艺明显是被什么事情给刺激到了,文学拦都拦不住的那种。

    “不喜欢。”第五夏换了一个答案。

    文艺再三强调的事情,她没办法不正面做出回应。

    “艺艺才不要相信夏夏呢,艺艺喜欢了楼尚大师这么久,都没有牵过大师手手,夏夏可是一下子,把大师左手和右手都牵了一个遍遍。”

    文艺的内心深处,是不想要说自己为什么吃醋的,但她从来都是藏不住的性格。

    第五夏刚刚倒退着把楼尚带回客房的画面,深深刺痛了文艺。

    再加上,楼尚莫名出现在艾莱岛,莫名地被第五夏偶遇。

    原本还觉得楼尚大师是想来文化大使生活过的地方看一看。

    等到她兴匆匆地赶来,却越来越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面对文艺的质疑,第五夏的回答,还是之前的那三个字:“我伤的。”

    文艺很生气,直接连海鲜龙须面都没有吃,就跑回房间哭鼻子的那种。

    夏夏对楼尚大师,明明就越来越不一样了,为什么还要骗她说不喜欢?

    艺艺明明是真心的,如果夏夏也喜欢楼尚大师,那她就退出。

    反正,萝魔女孩的爱,来得快去的也快。

    可夏夏为什么不承认呢?

    光是这样,文艺还不会直接跑回房间哭。

    文艺最气的,其实是她自己。

    说什么丘比特地球总代,乱点什么鸳鸯谱。

    如果没有她在一旁添乱,哥哥和夏夏就很有可能是两条永远都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现在好了,哥哥明显对夏夏开始有些不一样,都会自己主动把夏夏说成是艺艺的嫂子。

    然后,夏夏转头就喜欢上了楼尚大师。

    又是因为她不断招惹,第五夏才有机会认识的。

    这么一来,艺艺失恋不要紧,总归她追过的日漫男主,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而且有好些个,还都是一喜欢,就无法自拔了很多年的。

    她喜欢楼尚大师,最多也不过是一两个星期的事情。

    现在抽身,肯定还来得及。

    但可是,可但是,哥哥像铁树那么难开的恋爱之花,是不是也要随着她的抽身,一并在还没有来得及开放的时候,就直接谢掉了?

    这些年,文学的生活,除了照顾妈妈和她,就是寄情工作,别无其他。

    哥哥是有多少年,没有过想要给艺艺找嫂子的想法了?

    文艺有些没有办法接受,楼尚和第五夏之间,互生的“情愫”。

    第五夏娴熟地拿了一个餐盘,装了一碗海鲜龙须面,把里面的虾去头去线,把鲑鱼并不太多的几根大刺挑出来,又把所有贝壳类的壳都去彻底了,才端着餐盘去了文艺的房间。

    第五夏对文艺时不时要耍的小性子,早已轻车熟路。

    按照文艺的逻辑,就算是友情,也要时不时地吵一吵,才能永葆新鲜。

    把面放到文艺的床头,第五夏抽了张纸巾帮文艺擦眼泪:“不哭,吃面。”

    “艺艺才不要吃夏骗骗的面面。”

    “哪里骗?”

    “夏夏真的不喜欢楼尚大师吗?”

    女生不讲道理的时候,总喜欢揪着同样的问题,一问再问。

    她喜欢楼尚吗?

    第五夏自己是真的没有这样的感觉。

    她还非常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面的车祸现场。

    那么明显的抗拒和厌恶。

    尽管,这两种感觉,在第五夏喝完96度的生命之水之后,就变得不太明显。

    要说喜欢,根本也就还来不及。

    在第五夏看来,她和楼尚,永远也不可能像学艺兄妹那么相处。

    耶罗尼米斯留给她的,关于第五绮雯的调查报告里面,记录了至少三次,通过完全不同的渠道,联络她在国内的亲人的过程。

    官方的、非官方的,但凡三次里面有一次是得到回应的,她也不会被耶罗尼米斯收养,在无尽的黑暗里面长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