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一章 这可真是好亲切的称呼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然,没有人能从第五夏面无表情的一场厨艺秀里面,看出她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但第五夏自己的内心,却是史无前例地迷茫。

    已然知道真相的第五夏,没有办法再用一贯的冷漠对待楼尚。

    楼尚也不再是那个,她压根就没有兴趣关心的,无关紧要的人。

    可要让她和楼尚,像学艺兄妹那样相处,又是绝无可能的。

    第五夏需要面对一个非常残酷的问题。

    如果她有哥哥,有家人。

    那么,她又为什么会一个人被遗留在苏格兰?

    为什么在她被收养之前,警局的使馆的“多方寻找”,都没有在国内找到愿意照顾她的亲人。

    耶罗尼米斯留给第五夏的调查报告里面,除了警局和使馆的回应,还包含了一个私家侦探的查找记录。

    很显然,耶罗尼米斯在得到官方的答复之后,并没有死心,找私家侦探又查了一遍。

    全款都结清了,联系人都找到了,却仍然没有人要认领她,带她回去。

    耶罗尼米斯作为一个残疾人,想要收养第五夏的难度可想而知。

    耶罗尼米斯收养第五夏的过程,是漫长的。

    第五夏在调查报告里面,看到了耶罗尼米斯的努力。

    可是,为什么在那么努力地收养之后,又用极致冷漠的方式对待她。

    第五夏着实有些没有办法理解里面的逻辑。

    怕厄运和诅咒的最佳方式,难道不是直接不要收养吗?

    人,可能真的是太复杂了,复杂到第五夏根本就没有办法马上消化。

    这也是为什么,第五夏不敢一下子靠楼尚太近。

    在国内的医院,楼尚拿着心形纽扣项链和第五夏说,项链是妹妹送给他的,是最珍贵礼物。

    亲历现场的第五夏不是感受不到表情和语气里面的“款款深情”。

    可是为什么呢?

    她从4岁都14岁,像浮萍一样过了十年,压根就没有人搭理。

    现在的她,虽清冷却足够独立,更有能力给自己想要的生活。

    这个时候,她真的有必要再去经历一遍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吗?

    如果再遇到一个像耶罗尼米斯那样的“爸爸”,拼命认养,而后又拼命冷漠。

    那她的未来,又该何去何从呢?

    她的心有那么大吗?装得下俗世人家的爱恨情仇吗?

    原本,第五夏已经彻底尘封了自己儿时的记忆。

    虽有确实,却无伤害。

    现在,模模糊糊地出现在她脑海里的些许印象,不仅没有驱散她童年的阴霾,反而有了雪上加霜的感觉。

    第五夏不知道怎么面对,也不知道可以找谁商量。

    人世间的一切黑暗,都不应该出现在萝魔女孩的世界里。

    一直以来,第五夏都可以毫不拖泥带水地,处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所有问题。

    唯独这一次,她犹豫了。

    回到自己公寓的第五夏,又是一夜没睡。

    三天加起来,睡不到五个小时,这是要成仙的节奏。

    第五夏辗转反侧地想了一夜。

    文艺在第五夏拒绝留下陪她过夜之后,抱着文学哭了整整一夜。

    文艺向来都和爱撒娇一样爱哭,但哭这么长时间,哭累了睡,睡了一会儿又接起来着哭,这样的哭法,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国民哥哥的心,都要被哭碎了。

    “我们艺艺到底怎么了?谁欺负艺艺了,艺艺和哥哥说,哥哥帮你报仇仇。”文学学着文艺说话的方式安慰她。

    但越安慰,文艺就越哭,还在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里面,一而再地和文学道歉。

    “不哭了,哥哥永远都不会怪艺艺的,哥哥就算被艺艺害死了,那也是含笑而终的。”文学实在想不到,文艺有什么可以对不起他的。

    “艺艺……艺艺没有拿下楼尚大师,哥哥,对不起。”文艺终于说出口的道歉理由,也是有些离奇。

    “艺艺是表白被拒绝了吗?楼尚大师没那么容易拿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所有喜欢被甩哥的女生,都知道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我们艺艺应该已经是离楼尚大师最近的女孩子了,哥哥都没有见过楼尚大师除了帅戈,还有和什么人,一起出现在尘世的某一个地方呢。”

    国民绅士继续安慰自己的妹妹。

    不偏不倚的观点和语气,很是有些说服力。

    “艺艺才不是离楼尚大师最近的女孩子,夏夏才是。哥哥对不起,都是艺艺不好,艺艺把嫂子弄丢了。”文艺和文学,也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文艺自己都不太清楚,她到底是因为丢了楼尚大师在哭,还是因为丢了嫂子在哭。

    或者是兼而有之。

    “夏夏吗?她那么宠你,她不会的。艺艺想要嫂子,那哥哥就从现在开始好好努力,好不好?”

    文艺看了一眼文学,发现文学并没有如自己这般敏锐,就不想把自己的绝望转嫁到哥哥的身上:“嗯嗯,还是哥哥最好了。”

    如果不是她非要乱点鸳鸯谱,国民绅士想要有个人来爱,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文艺终于是精疲力尽地睡着了。

    早上七点刚过,第五夏就过来文艺的度假屋给一帮人做早饭。

    在床上躺了两天的楼尚,第一个出现在有第五夏的厨房。

    第五夏的一个过肩摔,并没有伤筋动骨,只不过是前两天表象比较明显。

    第一天是没法动弹,第二天还是全身疼,现在第三天,状态就好了很多。

    再不起来走动走动,楼尚都觉得自己要散架了。

    每天都觉得自己睡不够的人,会觉得躺着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但因为受伤或者丧失行动能力必须要长时间的躺着,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越是不能动弹的病人,越是要经常有人帮忙翻身和按摩,不然连肌肉都会萎缩。

    “吃什么?”第五夏看到来的人是楼尚,很自然而然地给了他“点菜权”。

    楼尚是除了文艺至外,第二个在第五夏这里收获“点菜特权”的。

    有点受宠若惊的楼尚,想着要点第五夏喜欢的。

    想来想去,也没有在自己从文艺那里收集的关于第五夏的情报里面,找到蛛丝马迹。

    他找文艺打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