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三章 举着刀,追着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五夏手里拿着一把切肉的刀,往前追了几步。

    文艺挥手告别的动作,却渐行渐远。

    人的两条腿,注定没有可能和巴博斯700大G相比。

    第五夏可以不搭理文学,但她不能不搭理文艺。

    几步之后,直接折返,想着开车去追。

    就算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解释,至少也要先把人给留下来。

    却发现自己的车还停在古堡。

    回过神来,第五夏跑回厨房打电话。

    然后,意外,却又不是那么意外地,文艺的手机关机了。

    文艺在自己写的剧本里面,入戏太深,无法自拔。

    年轻的时候,谁,还没有演过几个,感动自己的剧本?

    颜滟都会为了让齐亦去北大,单方面提出分手,还自以为是为齐亦前程着想。

    文艺的单方面祝福,顶多也就是接近的程度。

    感情丰富的人,往往都喜欢生活在“偶像剧”里面。

    平平常常的日子,完全无法显现偶像剧主角的气质。

    发动机的轰鸣声,像逐渐调低音量的音响,从大到小,从有声到无声。

    既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又控制不住满心自豪的萝魔女孩,只觉得自己史无前例的帅。

    啊!

    小艺艺这么好的闺蜜,简直不是地球物种!

    啊!

    小艺艺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等一伟大的好闺蜜。

    啊!

    小艺艺为了夏夏,连亲爱的热爱的楼尚大师,都可以在小小地发过一次脾气之后,就主动相让。

    艺艺啊艺艺,你可真是超级无敌棒棒哒。

    文艺越想越入戏。

    文学看着副驾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动,以至于非常没有形象地涕泪横飞的文艺,怎一个揪心了得。

    除了揪心之外,文学还异常地烦躁。

    艾莱岛的泥煤,果然是一个会让绅士都狂野的存在。

    文学深吸了一口气,猛踩了一脚油门。

    此岛怪异,赶紧离开,才是正理。

    …………………………

    拥有古惑之心的萝魔女孩发脾气,是第五夏隔三差五就要经历一遍的事情。

    以前没有哥哥“撑腰”的撒娇妖姬,就算是发脾气,也不会直接走人。

    就算是走人了,以文艺动不动就摔跤的“特长”,第五夏简直一追一个准。

    现在好了,哥哥来了,脾气和行动能力都升级了。

    放空三秒,稍作思考。

    第五夏发现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就不再纠结。

    纠结不能改变的事实,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情,第五夏从来都和“很多人”扯不上关系。

    事已至此,纠结无益,再怎么样,文艺也不可能真的丢了。

    第五夏连文艺的家在哪里都已经知道了,还怕想找的时候找不到吗?

    “要不要我让帅戈给文总打个电话?”目睹了第五夏持刀追人“剧情”的楼尚,希望可以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忙。

    “不要。”第五夏很快就回归到了平日清冷惯了的样子。

    如果撒娇妖姬要是自己一个人“离家出走”,第五夏肯定立刻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想办法去追。

    自以为应变能力宇宙第一等的文艺,压根就没有处理事情的能力。

    现在有国民哥哥陪着,再怎么样都不可能让文艺发生点什么意外。

    只要第五夏不打算回国发展,那她和文艺的分隔两地,几乎就是必然的。

    现在最多也就是提前了几天。

    文艺心中有气,说不定还能更好地度过分离的“焦虑期”。

    这就和分手似的,一个让你讨厌的前任,总好过让你念念不忘的。

    “这一大清早的,就要还是不要的,害不害臊啊,你们各位。”胖戈吨人未至声先至。

    文学刚刚说艾莱岛神奇的那会儿,楼尚还一点感觉都没有。

    现在想来,艾莱岛确实有说不出的诡异。

    往常不到日晒三竿绝不起床的帅戈,竟然在这个时候从房间出来。

    帅戈一见到楼尚高兴:“我们被甩哥都能自己随意走路了啊,今天可真是一个令人期待的日子呢。”

    “把我们去掉。”楼尚这会儿有点一朝被蛇咬。

    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又“鹦鹉学舌”。

    “好的,呀。”帅戈好说话到根本就不像是有严重起床气的胖戈吨。

    帅戈哼着欢快的节奏,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场的气氛,直接对第五夏发问:“夏妹妹,今儿个早上吃什么?”

    楼尚满心的顾忌,帅戈满脸的期待,就差口水直接流下来。

    楼尚拉了拉帅戈的袖子,示意他不要乱叫。

    第五夏却是半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三明治。”

    “啊?才只有三明治吗?三明治怎么能展现夏妹妹你的厨艺呢,本帅刚刚要醒不醒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到夏妹妹昨天给我们被甩哥单独煮的那一碗排骨百合小米粥。”

    帅戈说到这儿,努力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然后,本帅就醒了。还以为醒来就能梦想成真,尝一尝我们被甩哥昨天吃剩下的那锅粥呢。”

    尽管胖戈吨浑圆的身材,很难和可怜这两个字联系在一起。

    但可是,可但是,没听说过世界上怕只怕认真二字吗?

    明明答应得好好的,还加了一个“呀”,一开口就左一个我们被甩哥,右一个我们被甩哥。

    虚心接受坚决不改,才最最符合胖戈吨的人设。

    帅戈当然也可以用别的称呼。

    但可是,可但是,楼尚所有的称呼里面,就只有被甩哥和“哥”沾边。

    从叫楼夏夏妹妹开始,帅戈可是花足了心思的。

    谁敢说被甩哥的“哥”不是哥哥的“哥”,帅戈就和谁急!

    “帅戈,你正常点说话。”楼尚从拉帅戈的袖子变成直接发生制止。

    帅戈并不理会,再度可怜巴巴地看向第五夏。

    “昨天,没有了。”第五夏一发话,帅戈就蔫了。

    “苍天啊,大地啊,本帅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连获得残羹冷炙的机会,都被坏人拔走的象牙一样,一去不复返了。”段子手一哥的形容词库,总是来得比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