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四章 文·金牌编剧·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帅戈继续选择无视。

    呃,不对,是给了一个白眼,因为眼睛太小白得不明显的那种。

    敢于把本帅拉进黑名单,就要敢于接受本帅的怒火。

    因为商务车和大G就并排停在一起,文艺很快就发现现场的人员情况有些不对劲。

    “楼尚大师没来?”文艺如释重负,

    不用被楼尚看到自己才哭完的样子,真的是太好了。

    轻松不过一秒,文艺就发现了另外一个惊人的事实:“楼尚大师竟然没有来!”

    虽然只是在之前那句话的基础上加了一个“竟然”。

    前后想到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文艺看向第五夏,她需要一个回答。

    第五夏不爱说话,除了再次伸手要钥匙,便不再有一个多余的字眼和动作。

    “啊有没有搞错了啦!我们大家都走了,不就留夏夏和楼尚大师两个人在艾莱岛暗度陈仓了?度就度了,干嘛非要度到艺艺的眼皮子底下?等到艺艺走了再暗暗度不就好了吗,有必要直接追到机场来耀武扬威吗?信不信艺艺认真度起来比夏夏还厉害!”

    好气哦!朋克萝莉36D里面的那颗大哥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

    “信。”第五夏虽是有些疑惑,但说出口的一字诀,却是无比坚定的。

    “信你还敢来?还想要车钥匙,艺艺才不要把钥匙给坏的要死要死的夏夏呢!”文艺走到文学的身边,确定车钥匙就在文学的口袋里面,瞬间就又趾高气扬了。

    第五夏对此,视若无睹,径直走到大G的驾驶座。

    在第五夏拉开车门的那个瞬间,大G就进入了座椅自动调整的模式,变成第五夏最舒服的位置。

    这是车钥匙的记忆功能。

    文·金牌编剧·艺新写的剧本里面,又忘记了一件事——她的大G有两把钥匙。

    其中的一把,一直都在第五夏手上。

    说不上哪一把是哪一把的备用。

    “有钥匙了不起嘿?信不信艺艺现在就上车车,跟着回去就立刻刻马上上把楼尚大师给办了。”文艺实在是太受不了这种所有人都不按照她写好的剧本演的感觉了。

    “信。”第五夏的回答,还是那么的斩钉截铁。

    “啊?又信嘿?夏夏真不怕艺艺把楼尚大师给办了咩?”文艺疑惑了。

    “不怕。”

    “那艺艺可就真的回去了吼?”文艺蓦地开始兴奋。

    “嗯。”

    “不是明明答应艺艺要说三个字的吗?夏夏怎么说话不算话了咧?”文艺生气,很少能超过一个小时,今天这个已经算得上严重超时了。

    “真回去。”第五夏非常配合地多说了两个字。

    “酱紫吼,这可不是艺艺自己要回去,这可是夏夏求着艺艺回去的,是不是?”

    “是的……吧。”第五夏还是有点没有习惯,明明一个两个字就可以说清楚的事情,非要变成三个字。

    “啊哥哥,这个,那个,夏夏都跑来机场求艺艺原谅了,艺艺就和夏夏回去了吼。啊哥哥记得帮艺艺把所有行李都带回去吼。艺艺把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就回去继承家业、履行文化大使的职责吼!么么哒,艺艺最爱哥哥了!”文大编剧宣布创作失败,撒娇妖姬强势回归。

    虽然一大早就被气得“抛家出走”,但文艺其实一点都不想走。

    她可是看在楼尚大师想她了的份上,她才这么大老远地从国内过来。

    都还没来得及朝夕相处一下子,怎么能解大师对大使的相思之苦?

    就这么回去了,大师还不亏得慌?

    文艺大概忘记了,自己昨儿个,连告别派对,都已经开过了。

    就这么毫无心理负担地跟着第五夏回去了。

    留下发动机的轰鸣。

    留下国民哥哥在风中的凌乱。

    留下徜徉在黑名单里面的胖戈吨的愤怒。

    文学最是了解自己的妹妹。

    哭着喊着,要立刻刻马上上就离开这个伤心地的人是文艺,最不想走的人,也是文艺。

    他就算现在有办法把文艺追回来,文艺也不可能会开心。

    那么他自己呢?

    飞机还有半个小时就要起飞,这会儿都到了快要登机广播的时候。

    他是走,还是留?

    走的话,就要赶紧到候机厅。

    留的话,他好像根本就没有办法面对第五夏。

    文学不是文艺,可以毫无顾忌地推翻自己的决定,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撒娇妖姬可以随心所欲地这么做,国民绅士却不可以。

    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原因,就是没有办法面对。

    人设这个无形的枷锁,很多时候,都是自己给自己铐上的。

    登机广播在这个时候响起,帅戈成了最后一个办完登机手续的乘客。

    “行李携带员”文学,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思考,就在登记广播第二次响起之时,木然地登上了飞机。

    这是文学第一次觉得,出门在外,应该要配备一架私人公务机。

    …………………………

    “啊夏夏,你是不是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知道暗度陈仓不对,所以才赶来求艺艺的原谅,准备和艺艺公平竞争的嘿?”萝魔女孩的偶像剧,还在延续。

    第五夏侧头看了文艺一眼,朋克萝莉今儿个是要和“暗度陈仓”死磕到底了?

    但可是,可但是,暗度陈仓是什么意思?

    是不是偷偷地跑去陈年威士忌仓库,然后在黑暗中度过一夜的简称?

    她几时和楼尚暗度陈仓了?

    她明明是一个人暗度的。

    楼尚忽然出现,被她的一个过肩摔给放倒的时候,明明是白天。

    而且文艺、文学还有帅戈,明明都有在现场啊。

    第五夏想不明白,文艺为什么会对“在黑暗的陈年威士忌仓库度过一夜”有那么深的执着。

    她是偷偷一个人跑去仓库了没有错。

    但可是,可但是,文艺不是最怕夜晚的古堡吗?

    大老远地就瑟瑟发抖,一个劲儿地叫嚷着“好怕怕”,完了还要加一句“看着像鬼屋屋”。

    第五夏的不解,被文艺理解成了拒绝公平竞争的提议。

    噘着嘴,生着气:“停车,艺艺要下车!夏夏既然都不想和艺艺公平竞争,还求着艺艺回去做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