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极为独特的见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嗯,公平。”终于回过神来的第五夏,拍了拍文艺叉腰生气的手臂,以示安慰。

    不就是想要在陈酿仓库暗度吗?

    需要第五夏担心的,顶多就是文艺一个人会被吓哭,到时候,悄悄在一边陪着不就好了吗?

    哪至于才哄上了车,就又要下车?

    文艺还没有意识到,不能开口闭口和一个中文能力有限的人说成语。

    前有长嫂如母,后又暗度陈仓,文艺永远都不可能提前预知,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一种解读。

    “这可是夏夏自己说的哦!比抓住一个男人的胃,艺艺肯定比不过夏夏。但要比暗度陈仓,艺艺可是绝对不会输给夏夏的哦!”撒娇妖姬的胜负欲,莫名而又强烈。

    “嗯。让你赢。”第五夏波澜不惊,毫无压力。

    “切!谁需要你让了?夏夏可千万万别以为自己赢在了起跑线线上呢!”文艺的挑战宣言,气势不足,撒娇有余。

    “你赢。”第五夏看了一眼文艺,没有流转的眼波,没有多余的表情,却非常配合地修改了自己的答案。

    这一次,文艺没有再提出来二字诀和三字诀的“征信问题”。

    第五夏的内心,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淡定。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当它没有发生的时候,你会觉得是天大的事情。

    可是,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最后也就只是一件事情而已。

    第五夏对耶罗尼米斯的抵触,对布伦施威格酒厂的抵触,对遗嘱文件的抵触,没有一样不是真实而强烈的。

    强烈到她根本就不愿意去回忆,也不愿意再有任何的牵扯。

    不可思议的是,当她不受控地把所有的文件看完,从不明白,到明白,从不接受,到接受,也就仅仅只是在尘土飞扬的威士忌仓库,喝了两整夜的酒。

    然后,这件事情,就变成了记忆中的一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接受。

    这种感觉,连第五夏自己都不太能够理解。

    她明明不是那么容易放下过去的一个人。

    她明明抗拒到封闭了自己儿时所有的记忆。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是这么平静地接受了。

    或许,是从她给楼尚的那一个过肩摔开始。

    也或许,是从怎么和文艺解释开始。

    在第五夏完全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事情就这么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

    去医院也好,诀别的偶像剧情也好,每一件都不算是好事。

    却在恰到好处的时间,中断了第五夏对于自己过去的思考。

    或许,耶罗尼米斯不收养她,可以让她在孤儿院有一个更快乐的童年。

    也或许,没有耶罗尼米斯的极致冷漠,就不会有第五夏现在这么无坚不摧的性格。

    可孤儿院就真的比布伦施威格古堡要好吗?

    好像也不见得。

    人总是这样,如果你一直不断地在同一个问题里面纠结,就可能永远都走不出来。

    就像楼尚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不换环境,走不出去。

    一直不断地重复过去,想着自己曾经那个的付出,就会一直不断地说服自己,不能让所有的付出,都化为乌有。

    直到某一刻,某一个契机,真正跳出自己内心的死循环,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第五夏其实都不知道是什么契机改变了她。

    是因为楼尚的受伤?

    还是因为文艺编写的偶像剧桥段?

    或许,偶像剧就是这么神奇的一个存在。

    有太多的人,一边看一边吐槽。

    吐槽着吐槽着,就忘了自己原来的情绪。

    …………………………

    “楼尚大师,你的文化大使回来来咯,有木有惊喜,有木有意外?”文艺一回来,就直奔楼尚的客房,暗度陈仓到了内心装不下半点阴霾的萝魔女孩这儿,就变成了“明度”。

    楼尚看到文艺,很难说是惊喜还是惊吓,意外还是伤害。

    如果可以选,他选择接下来几天都和楼夏独处。

    但楼尚也知道,这里其实是文艺的家。

    虽有惊吓,惊喜也并非是文艺一个人的想象。

    楼夏送帅戈去机场之后,帅戈的内心,其实多少都还有些惶惶不安的。

    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不太明显地和楼夏独处。

    毕竟,他从来也不是一个擅长搞气氛的人。

    多一个气氛的调和剂,不管是帅戈那种绝对幽默的,还是文艺这种阳光灿烂的,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有惊喜,有意外。”楼尚大师给出了一个明显会让文化大使满意的答案。

    “艺艺就知道,某人想要暗度度,可没有那么容易易。惊喜中的楼尚大师。艺艺问你一个问题吼,艺艺和夏夏两个人,你如果只能喜欢一个的话,你喜欢谁?”文·永远长不大·艺的问题,总是让成年人很难接招。

    那些类似于“你到底是跟我比较好还是跟他/她比较好”,以及“我到底是不是你最好的朋友”这样的,让成年人头痛的问题,文艺却问得无比地心怀坦荡、荡气回肠。

    亏得是,楼尚和第五夏的关系,并不是文艺想象中的那一种。

    如果真的是两个人同时都喜欢上了楼尚,并且都想要在一起的那一种,问出这样的问题,就是把人往外推。

    即便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也会让回答的人对没在现场的那个人,心怀愧疚。

    一愧疚,天平就会开始移动。

    这样的“童言无忌”很俏皮,却从来都得不偿失,而且还很有可能,会得到一个不是期待中的答案。

    比如现在。

    “夏夏。”楼尚的回答,斩钉截铁,不带一丝犹豫。

    文艺和第五夏,在楼尚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楼尚喜欢楼夏,这是毋庸置疑,一辈子都不可能改变的事情。

    不仅喜欢,而且深爱。

    楼夏是楼尚心里的那道光,是楼尚之所以能在楼房的打击式教育底下,依然抱有一丝乐观的动力源泉。

    楼尚始终都坚信,自己一定可以找到楼夏。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